白小姐论坛原创一肖一码

經銷商購酒踩雷 是遭遇“白酒期貨”騙術還是資金被挪用?

“貨突然斷了,人也聯系不上了。”酒水經銷商孫小東(化名)向重慶集創家酒水事業部總經理秦偉購買了1600多萬元的茅臺酒,但如今貨沒到手,秦偉又失聯了。而在全國,有類似遭遇的經銷商至少有上百名。但重慶集創家方面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

每經記者 朱萬平 王琳    每經編輯 魏官紅    

_____-500815050.thumb_head

圖片來源:攝圖網

“散裝飛天(茅臺)陸續到貨,接受大量預訂,價格實惠。”11月19日,酒水經銷商孫小東(化名)在朋友圈發布了一段視頻并如此配文。在視頻中,至少有10箱茅臺酒正在被相關工作人員打包整理。

然而,僅10余天后,孫小東便開始極度“焦急”。因為,他向重慶集創家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重慶集創家)酒水事業部總經理秦偉購買了1600多萬元的茅臺酒,可如今出現了問題。

“貨突然斷了,人也聯系不上了。”而在全國,有類似遭遇的經銷商至少有上百名。

據了解,重慶集創家并非各大白酒品牌的經銷商,其通過高價從其他渠道收酒,再以相對“低價”賣給孫小東等經銷商。如此一來,經銷商看似撿了個大便宜的背后,是“提前一個月預付款而形成的巨額資金池”。事實上,這一模式并不新鮮,業內多形容其為“危險游戲”,一旦資金被挪用,下游經銷商便會踩雷。

對于眼下孫小東等經銷商的境遇,重慶集創家方面對外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

低價購酒遭騙

在發現貨斷了、秦偉“失聯”之后,孫小東便有了一絲不祥的預感。他沒有猶豫,決定要以最快的速度趕往重慶。但在當日,已經沒有從蘭州到重慶的航班,孫小東便繞了一圈:先從蘭州乘飛機前往貴陽,再從貴陽乘高鐵到重慶。“我壓力很大,心急如焚。”他說,這些購酒款都是其多年來辛苦積攢的血汗錢。

次日一早,孫小東便來到重慶集創家,在公司,他還遇到了不少前來“討說法”的經銷商。“重慶集創家的高管沒有露面,(他們)只叫我們去派出所報案。”孫小東表示。

踩雷的經銷商們也組建了一個維權群,據記者了解,維權群內的經銷商達上百名,而記者采訪的多名經銷商的打款金額在50萬元到數千萬元不等。“我們在維權群內,粗略統計了一下,涉及總金額超10億元。”孫小東稱。

這些經銷商們欲向重慶集創家“討說法”,但重慶集創家方面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

11月29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來到重慶集創家總部,公司大廳的墻壁上張貼了一則《公告》。“我公司(重慶集創家)發現職工秦偉有嚴重損害本公司及其他社會主體利益的行為涉嫌犯罪,已及時向公安機關報案,重慶市公安局渝北區分局已對秦偉涉嫌犯罪立案偵查。”該公告的落款日期為11月28日。

張貼在重慶集創家總部的公告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王琳 攝

重慶集創家為何自稱“受害者”?這或與秦偉涉嫌侵吞公司公款有關。“秦偉遭警方拘留,是重慶集創家報案的,罪名是他涉嫌侵吞公司公款。目前,秦偉名下的豪車、別墅等財產都已遭凍結。”有知情人士稱。

據記者了解,包括孫小東在內的不少經銷商,此前在購酒時并未將錢打到重慶集創家的公司賬戶上,而是打入了秦偉的個人賬戶,且多數只獲得秦偉口頭或微信的交貨承諾,沒有簽訂正式合同。

圖片來源:受訪經銷商提供

“有時是把錢打到秦偉的私人賬戶,有時是打到秦偉提供的賬戶。”孫小東稱,不過,也有部分資金打到了重慶集創家的賬戶上,但貨沒有拿到,重慶集創家也沒有明確的說法,“他們想撇清關系”。

遇上期貨騙術?

將購酒款打到個人賬戶上,可謂是商業大忌。孫小東等人為何能如此放心?對此,孫小東表示,“秦偉告訴我們,這樣做主要是為了‘避稅’的考慮。”

孫小東還稱,秦偉在接待他們時,“故意”在公司總部進行,對其身份經銷商們深信不疑。而與秦偉前后合作了一年多,也沒有出現什么問題,所以比較放心。

“與重慶集創家合作已有一年多的時間,之前從來沒出過問題。”一位來自四川綿陽的酒類經銷商也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在11月3日其還給秦偉籌集了2600萬元的貨款,但隨后不久就聽說可能要出事,于是他便到重慶“壓著”秦偉發貨,目前仍有500多萬元的貨款沒有著落。

重慶市渝北區嘉州協信中心一樓大廳的重慶集創家和重慶錦暉投資控股集團的導示牌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王琳 攝

孫小東等經銷商向重慶集創家方面購酒,主要是因為近兩年國內高端白酒市場火爆,茅臺酒、五糧液等名酒市場價格不斷上漲,名酒貨源緊俏。雖然孫小東也清楚,重慶集創家并非正規的茅臺酒經銷商,但對方能“搞”到真貨,且在其看來,價格也較為“厚道”。

“拿貨(茅臺酒)價格隨行就市,但肯定都高于1499元/瓶。”一位經銷商稱。但事實上,重慶集創家的貨往往是從其他商家加價購得。

“我們買的是期貨,要拿貨的話,錢要提前一個月打過去。”孫小東表示。值得注意的是,這便形成了一個“資金池”,一旦池內的錢遭挪用,便會出現爆雷的情況。

在部分以往的爆雷案例中,名酒已演變為金融道具,“名酒期貨”等同于變相融資,“高買低賣”成為吸引下游經銷商打款的手段。而這一危險游戲一旦鏈條中斷,“名酒期貨”就很可能涉及詐騙。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早在2018年10月,茅臺方面便下發通知稱,有不法分子利用公司有關產品進行所謂“期貨”交易,行為涉嫌詐騙,造成相應社會影響,要求各經銷商與省區、部門工人員,高度警覺,不能聽信、參與上述活動,避免上當受騙等。

啟信寶顯示,目前秦偉還是重慶錦暉酒類銷售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重慶錦暉)的股東之一。而五糧液早在2017年就下發通知,宣布終止與重慶錦暉等6家經銷商的合同。

購酒款去向成謎

如今,重慶集創家建議相關經銷商去公安機關說明情況和提供資料。但接下來該怎么辦呢?“現在是分兩步走,第一步,(重慶)集創家說(要)什么我們給什么;第二步,經偵那邊該報案的報案,不排除采取其他措施。”對于后續的打算,一位來自四川綿陽的經銷商表示。

另外,部分經銷商要求重慶集創家法定代表人張民出面并承擔相應責任。啟信寶顯示,目前,張民持有重慶集創家55%的股權,是該公司的實控人。

記者注意到,近期,重慶集創家的股權也有不小的變動。啟信寶顯示,12月3日,張民持股58%的重慶錦暉陶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錦暉陶瓷)退出了重慶集創家股東名單。其中,錦暉陶瓷對重慶集創家45%的持股,由自然人劉天運接手。這在孫小東等人看來,“他們是在做切割”。

相比于2016年成立的重慶集創家,錦暉陶瓷稱得上是張民旗下的主要資產。在公司官網上,錦輝陶瓷自稱是“重慶消費品工業代表性企業”,產品外銷全球40多個國家與地區。錦輝陶瓷還持有重慶巴南浦發村鎮銀行股份有限公司4%的股權。

圖片來源:攝圖網

對于孫小東等經銷商而言,拿回自己的錢或者拿到酒是他們的主要訴求。而這又涉及到一個不得不提的疑問:逾10億元的購酒款去哪里了?

“秦偉一直沒有‘吐’錢的去向。”孫小東表示,對于資金的流向,目前警方正在查,“我們也不知道資金具體的去向,有可能被挪用到其他地方了。”

“大部分資金都是打給了5家公司,我們只是其中的一家,但所有人都沖著我們來了。”重慶集創家的內部人士向記者透露。

12月8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多次嘗試電話聯系重慶集創家實控人張民并發送了采訪短信,但截至發稿,未獲回應。

責編 魏官紅

Copyright? 2014 成都每日經濟新聞社有限公司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使用,違者必究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1120190017  

網站備案號:蜀ICP備19004508號-2  

川公網安備 51019002002025號

白小姐论坛原创一肖一码 杭钢股票 2019投资理财平台 北京11选5 基金配资比例 2011网球比分 天喻信息股票 上海天天彩 江西铜业股票分析 新浪体育斯诺克 北京赛车 江苏7位数 炒股入门与技巧 2018热门番号排行榜 华东15选5 股票交易时间 最安全理财平台前10位